主页 > X辉生活 >毛用工作组问题摧垮刘少奇的党政系统

毛用工作组问题摧垮刘少奇的党政系统

2020-07-19 X辉生活 605 views 355

毛用工作组问题摧垮刘少奇的党政系统

代替《二月提纲》的《五一六通知》已经点明了毛的主要目标。人们通常以《五一六通知》为文革的进军号,这係有道理的。而且毛亲笔在这个通知中加上了一段话,已经指明嗰个中国的赫鲁晓夫就係“正在培养的接班人”。这个接班人就係刘少奇。

问:上一次我们讲到毛利用《二月提纲》发难,把彭真拉下了马。现在我们知道,彭真远唔係他的主要目标。请你再分析一下毛係如何实现他的主要目的的。

答:有一个很讲明问题的小插曲。毛曾请陶铸和他夫人曾志吃饭。席间大谈中央出修正主义的问题。两人出来后猜毛这係指边个讲的,心裏有点猜测係指刘少奇,却又马上否定,认为不可能。为咩呢?我谂可能和高岗事件有关。当时,我们可以断定,毛授意高岗整刘少奇,甚至让高岗去查敌伪档案,搜集刘少奇的历史问题。可最后翻手打倒的係高岗。所以共产党高层的人都有个忌讳。不过我们可以断定,毛对刘一直不放心,所谓让他当接班人也係欲擒故纵之计。现在看刘少奇坐大,手里有整套的党政系统,毛断定自己大权旁落,这係绝对不能允许的。这次一定要打倒刘,可刘係国家主席,多年经营,盘根错节,要打倒他就意味着要让全套党政系统瘫痪,另用一批人掌权。要实现这个目的有一定难度,难在要揾到一种力量,它能避开旧有的党政系统,独为毛所用。毛成立中央文革小组,呢度完全係他的力量,可以在上层呼风唤雨,但还要有社会力量与之配合。他从聂元梓的大字报中看到这个力量,因为聂元梓大字报的核心就係号召踢开旧有党政系统,“打破修正主义的种种控制”来闹革命,这正合毛的心思,一定要让中国天下大乱,在大乱中他才能重新独掌大权。

问:所以他立即下令人民日报全文刊发聂的大字报,还讲这係廿世纪北京公社宣言,意义超过巴黎公社。

答:一点不错,只係他把巴黎公社的乌托邦理想变成了歹托邦(Dystopia)的现实。这个词係乌托邦的反义词,意为人间地狱。耶鲁大学的康正果先生将它译为歹托邦,真係妙译,既谐音又达意。这张大字报一播,立即天下大乱。各大专院校,甚至党政机关都纷纷造反,大字报铺天盖地而来。正如毛所愿,党政系统开始瘫痪。我们要知道,《五一六通知》一发,毛就离京去杭州了。这係他一贯的伎俩,放了火,人一走,留你们救火,我在远处看着你们救火时会出的错,再揪住倒打一耙。而这次他一走,把留京处理文革的事交给了刘少奇。这实际上把準备弔死刘少奇的绳子交到他手上,让他自己打结套圈。果然,在京处理日常工作的一线老班底没新招,面对乱局,又使用共产党搞运动的老法子,派工作组上前线。但这次情况险恶,他们几乎事事请示毛。5月30日,留京的刘、邓、周联名致信毛,请示派陈伯达率工作组去人民日报领导运动。毛批示“同意这样做”。新北京市委派工作组进北大,新华社要发消息,电稿也係请示毛,毛也同意。几次试探,看毛无异议,就开始大派工作组来领导文革。但刘邓周对毛的态度还係吃不準,六月九日一起飞杭州,想向毛当面讨个讲法。可在会议期间,毛只係云山雾罩地大谈历史,对具体问题不置可否。刘少奇抓个空问毛关于派工作组问题,毛的回答係“可以派也可以不派”。大家请毛回京主持工作,毛讲先不回,文革的事你们相机处理吧。这话看似给了在京一线的这些人授权,其实为将来翻脸不认账打了伏笔。

问:所以这些人从杭州回京后立即全面大派工作组。

答:这正係毛的用意。他知道只要有工作组面临一线,势必和造反心切的学生发生冲突,战线会在冲突中明朗化。他就会知道自己的基本力量係边个,而中央一线维持工作的刘邓则非犯错误不可。这係典型的“诱人作案”手法。果然,各地、各学校、各单位在工作组问题上立即分成两派,打得你死我活。典型的係北大“六一八事件”,那天上午九点,北大一批积极造反的学生在卅八楼前设了打鬼台,随意揪人上台批斗、戴高帽,脸上涂墨汁,身上贴大字报,揪头髮,逼人下跪,动手打人,拉人游街,场面惨不忍睹。那天的这群歹徒就係中共建政以来精心培养的“共产主义新人”。驻北大的工作组面对这乱象当然不能放手不管。结果北大工作组长张承先做了广播讲话,提出要重建秩序,建立纠察队,清查胡乱揪人、斗人、打人的这些人。这显然唔係毛心裏所想的那种“革命”,也就係讲,没乱起来。可刘少奇却对北大工作组的作法相当满意,他下令把关于此次事件的9号简报转发全国。更愚蠢的係,他还派他老婆王光美去清华,做工作组的顾问,自己往枪口上撞。这一个多月,形成一个以刘邓为首的党政系统试图用工作组来规範引导文化大革命,而激进的造反派要赶走工作组,自己闹革命的冲突局面。正在这个关键时刻,红卫兵出现了。

问:请你介绍一下红卫兵出现的历史好吗?

答:红卫兵诞生的具体时间係年5月29日,当时清华附中的几个学生在圆明园遗址聚会,讨论文革形势。这些年轻人都係一腔热血忠于毛的狂热分子,他们对本校的运动进展不满意,所以要自己组织起来,以自己的方式干革命。他们给这个组织命名为红卫兵。这个名字係张承志曾经用过的一个笔名。结果这些年轻人组织起来的第一件事係给毛写信,指出学校领导的廿条错误。6月2日,一张署名“红卫兵”的大字报慷慨激昂的宣称“我们係保卫红色政权的卫兵,党中央、毛主席係我们的靠山,解放全人类係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毛泽东思想係我们一切行动的最高指示。我们宣誓,为保卫党中央,为保卫伟大的领袖毛主席,我们坚决洒尽最后一滴血”。我摘引的这段话很重要,它集中体现了当时被毛煽动起来的这些喝了一辈子狼奶的青年人的心声。6月24日,清华附中红卫兵又贴出一张大字报“革命的造反精神万岁”。这片文章深得毛的精神之三昧。它讲:“革命就係造反,毛泽东思想的灵魂就係造反,我们就係要抡大棒、显神通、施法力,把旧世界打个天翻地覆,打个人仰马翻,打个落花流水,打得乱乱的,越乱越好”。其中有一句话和毛不谋而合,他们要“搞一场无产阶级的大闹天宫”。毛则随后就称讚这些红卫兵係“孙悟空”。毛一下子抓住了这些热血青年,他知道这些天不怕地不怕又愚蠢的青年人係他打碎刘少奇党政系统的杀手锏和基本力量。不过别忘了,他也只係把这帮傻孩子当工具,用完就扔了,但今天就不谈了。

问:毛係7月18日回到北京,他似乎回到北京很不高兴,嫌北京冷冷清清。

答:当然,他手里掌握了红卫兵这个秘密武器,但他们还被工作组压着。于是毛开始动作。他先讲只有北洋军阀才镇压学生运动,暗指工作组和派工作组的人係北洋军阀。又讲,让学生组成革命委员会自己搞运动,又特别指出,照原来那样搞,搞不出名堂。他心裏想的係,工作组仍在刘少奇的党政系统内,这样搞,动不了刘少奇的筋骨。他又几次严厉批工作组係捣乱、起坏作用。这时文革小组的陈伯达、康生推波助澜,坐实了刘邓派工作组係为了对抗毛的革命路线的罪名。刘邓只能连连检讨,终于在7月28日宣布撤销工作组。实际上这等于承认这场运动一开始他们就犯了错误。刘少奇无奈地讲:“你们问我们革命怎幺搞,我老实回答你们,我也不知道”。甚至话里有话地讲:“你们现在有饭吃,吃饱了也不上课。中央决定半年不上课。半年又吃饭又不上课做乜嘢?干革命!”毛趁刘少奇还没缓过神来,立即要开八届十一中全会,在会上毛亮了他的底牌,他痛斥工作组干尽坏事。刘少奇赶紧检讨,承担责任,毛不依不饶,讲“你在北京专政得好啊!讲客气点係方向性错误,实际上係站在资产阶级立场,反对无产阶级革命”。刘少奇还嘴硬,讲无非係下台,不怕下台,有五条不怕。毛甚至当着刘的面讲:“牛鬼蛇神,在座的就有”。

问:就在当时,毛髮出了“炮打司令部”的命令。

答:对。8月5日,毛写了“炮打司令部——我的一张大字报”,把矛头直接指向刘少奇。8月6日,让在大连养病的林彪回京参加会议。刘少奇的命运彻底改变。毛用工作组问题摧垮了刘少奇的党政系统,从那时起全国掀起一片血雨腥风,国家民族陷入了空前大灾难。

2016-9-4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文章